当前位置: 首 页 -> 典型案例>海商海事

海商海事

“Morning Cherry”轮与“辰昌332”轮重大碰撞事故

发布日期:2021-10-10 点击数:101
                                                                           李振海
 
【案情简介】
          2017年3月28日,帕拉伊索航运公司(PARAISO SHIPPING S.A.)所属的“MOL MOTIVATOR”轮与叶润平所有、挂靠登记在惠州市辰昌船务有限公司名下所属的“辰昌332”轮广州港川鼻航道发生碰撞,造成“辰昌332”轮及所载货物沉没,该船4名船员死亡(下称碰撞事故)、一人伤残,“Morning Cherry”轮受损。          
                                                    
 
【争议焦点】
          1、在事故责任未明的情况下,如何快速解决船员人身伤亡赔偿纠纷;
          2、在船舶登记所有人和实际所有人不一致时,如何向责任方索赔,维护我方当事人合法权益问题。
          3、在主管机关只认定事故主次责任的情况下,如何进一步确定具体责任比例。
          4、在船员配足不足的情况下,是否构成船舶不适航,保险公司是否可以拒赔?
          5、在各方长期协商无果,各自向法院提起诉讼,如何通过诉前调解制度来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律师代理思路】
          1、对于我方——“辰昌332”轮4名船员死亡、一名船员伤残的赔偿责任问题,为尽快安抚死者家属、避免发生不良社会群体事件,建议我方委托人与对方船东达成协议,在碰撞责任不清的情况下,各按50:50预赔给死者家属。并且,因我方资金困难,先申请我方保险公司预赔。
          2、详细询问委托人投保时是否已披露当时船舶登记与实际所有人不一致的情况,并让其搜集相关船舶挂靠协议、造船合同、支付船款凭证等证据。
          3、在海事部门已认定事故主次责任的情况下,通过海事部门已披露的碰撞经过以及双方的航行轨迹,按照国际避碰规则,据理力争,在损失未明的情况下,先进一步确定双方责任比例,以便后续双方纠纷的协商解决。
          4、我方虽然船员配备不足,但并非当时船舶驾驶人员,是一名机工,该配员不足与碰撞事故的发生不具有因果关系,不构成保险公司的除外责任。
          5、各方为保诉讼时效,均向法院提起诉讼后,建议当事人不要放弃和解,通过诉前联调解制度,让法院主持,向各方当事人剖析利害关系和法律利害关系,促进和解,避免产生不必要的费用。                                        
                                                    
【案件结果概述】
          事故发生后,我所代理律师成功解决以下纠纷:1、在海事局出具事故责任认定书之前,我方、对方船东与四名死亡船员的家属全部达成和解,并通过保险公司预赔的方式,付清了我方应付的款项,解决了我方的资金压力;2、在接受委托后,立即与保险人联系,并立即提供造船资料、船舶挂靠合同等资料,解决保险人担心的是否具可保利益问题,并同意预赔大部分人身伤亡预赔款项;3、在收到海事主管部门的事故责任认定书(对方主责,我方次责)后3个月内,根据海事主管机关查明的事故经过以及各方提交的其他证据,达成对方承担70%、我方承担30%事故责任的协议,并在当天与伤残船员就其赔偿问题达成和解;4、在起诉一个多月后,我方与外轮船东、保险人、广州海事局分别达成和解协议,解决前述纠纷。 
 
 
【相关法律规定解读】
          根据《海商法》第一百六十九条之规定,船舶碰撞造成的财产损失,双方船东按碰撞责任比例承担按份责任(与一般侵权事故不同) ;船舶碰撞造成的人身伤亡损失,双方船东承担连事责任,一船连带支付的赔偿超过自身责任比例的,有权向其他有过失的船舶追偿按碰撞责任比例承担按份责任。
 
 
【案例评析】
          本案碰撞事故为近几年来罕见的涉外重大水上交通事故,事故死亡人数为4人,总损失金额达数千万,涉及的法律问题较多,因各方争议较大,在事故发生2年内未达成和解,后均向广州海事法院起诉。起诉后,代理律师通过诉前联调制度,抓紧时间与法院、其他方代理律师联系,据理力争,并最终促成我方与对方船东之间的相互索赔、我方向保险公司的索赔、广州海事局代表相关清防污单位向双方船东的索赔达成和解,不仅避免发生诉讼费、鉴定费等巨额费用,也快速获得了赔偿款项,替我方当事人挽回了巨额经济损失。

 
【结语和建议】
          前述船舶碰撞损害责任纠纷全部通过协商和解方式解决,是代理律师与当事人、海事部门、海事法院及其他参与人员共同沟通、共同努力的成果,并最终使得各方当事人均满意,达到了定分止争、化解社会矛盾的目的。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