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 页 -> 典型案例>民事

民事

广东高院撤销下级法院追加普通合伙人为被执行人案

发布日期:2020-05-28 点击数:93
                                                                                   李昱、潘晓兰   

【案情简介】
          1995年间,广州市黄埔区阳光酒店(下称阳光酒店)向中国农业银行广州市黄埔支行(下称农行黄埔支行)贷款三笔,贷款本金分别为人民币50万元、20万元、100万元。因阳光酒店到期不履行还款义务,农行黄埔支行将其诉至广州市黄埔区人民法院(下称黄埔法院),法院最终作出(1996)黄法经字第326号民事判决书、(1996)黄法经字第327号民事判决书、(1996)黄法经字第328号民事调解书,要求阳光酒店履行还款义务。判决生效后,阳光酒店仍不履行清偿义务,农行黄埔支行遂申请强制执行,执行案号分别为(1997)黄法经执字第143号、144号、145号。1997年12月11日,在黄埔法院组织下农行黄埔支行与阳光酒店就上述案件达成《和解执行协议》,同日上述执行案以和解执行方式结案。                                       
          工商档案登记显示,1998年6月3日,徐植富与阳光酒店经营人邓志辉、黄桂英协议将阳光酒店转由徐植富经营,此前债权债务与徐植富无关。同日,阳光酒店申请变更名称为德和酒店,组成形式由集体企业变更为合伙企业,投资人变更为徐植富、岑国联。同年,徐植富与广州市黄埔中成实业发展公司(下称中成公司)签订《承包合同》,约定将原阳光酒店发包给徐植富承包。                                               
          殊不知,阳光酒店并未完全履行《和解执行协议》。经过近20年时间,涉案债权数次转让,最终北京市博恩君恒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下称博恩公司)于 2017年3月29日受让了涉案债权。2018年7月27日,博恩公司向黄埔法院申请变更为(1997)黄法经执字第143号、144号、145号案的申请执行人,黄埔法院予以准许并出具相应裁定。随后,博恩公司又向黄埔法院申请追加德和酒店的经营者徐植富、岑国联为被执行人,黄埔法院认定德和酒店与阳光酒店为同一主体,故准许博恩公司的申请并作出(2018)粤0112执异182、184、185号执行裁定书。徐植富、岑国联不服,并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称广州中院)复议,但无奈广州中院作出(2018)粤01执复600、602、603号执行裁定书,维持黄埔法院的上述裁定。博恩公司随即申请恢复执行,黄埔法院予以准许,并迅速启动对徐植富等人的银行账户、房产等财产的强制执行措施。                                                                                      
          在此危急情况下,徐植富找到我所许光玉主任,许光玉主任立即组织李昱、潘晓兰、何佳丽律师组成团队,对案件进行分析研究,提出专业的法律意见。经研究决定,立即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下称广东高院)、广州市黄埔区人民  检察院(下称黄埔检察院)申请执行监督及抗诉。                                                                                                                 
 【代理意见】
          根据工商档案登记显示,阳光酒店与德和酒店是更名关系,但工商登记仅为形式审查,应收集相关资料推翻工商登记。同时,应找寻案件的其他突破口。基于上述考虑,我们决定穷尽所有救济手段,向广东高院提起执行监督申请,同时向黄埔检察院申请抗诉,要求撤销追加徐植富为被执行人的执行裁定,主要申诉理由如下:1、涉案债务应由阳光酒店承担,德和酒店与阳光酒店并无债权债务承继关系,并非同一主体,博恩公司追加德和酒店的普通合伙人为被执行人无据;2、况且,本案判决书、调解书早于1997年生效,并于同年执行结案。追加被执行人应适用执行时的法律,但黄埔法院、广州中院却适用新法,违反法不溯及既往原则;3、(1997)黄法经执字第143号、144号、145号案和解结案处理,且恢复执行时效已过,不存在后续追加被执行人和恢复执行问题。                                                                                                                                                                        
 
【判决结果】
          广东高院支持了我方请求,认定阳光酒店和德和酒店并非同一主体,无债权债务承继关系,并据此撤销黄埔法院及广州中院关于追加徐植富、岑国联为被执行人的裁定。               
                                                                                                                                                                    
【裁判文书】
        (2019)粤执监116号(2019)粤执监117号、(2019)粤执监118号执行裁定书                                                                                                       
【案例评析】
          广东高院撤销下级法院的上述执行裁定,有确实、充分的证据和法律依据支撑,合法有据。1、本案关键证据的取得实属不易,具有技巧性。在申请广东高院执行监督的同时,我方亦向黄埔检察院申请抗诉,为证明阳光酒店和德和酒店并非同一主体,我方充分利用检察院抗诉公权,在与检察院充分沟通、积极配合下,黄埔检察院成功调取了广州市黄埔区穗东街庙头股份经济联合社中西片联队 (即中成公司股东)购买阳光酒店资产并发包给徐植富经营德和酒店的相关资料,证明徐植富所经营的德和酒店与阳光酒店并无承继关系,实非同一主体。2、本案适用法律准确,具有指导意义。广东高院依据《城镇集体所有制企业条例》、《合伙企业法》规定,分析集体企业和合伙企业差异性,得出本案阳光酒店与德和酒店并非实质上的同一主体的结论,纠正了下级法院仅凭工商登记判断阳光酒店和德和酒店关系的错误,彰显律法公正。                                                                                                                                              
【结语和建议】
          不能从表面去理解公司(企业)名称变更,而应深入研究债权债务流向路径,透过现象看本质。做案件时面对不利局面应积极寻求多种救济途径,利用多方力量巧妙取胜。同时,在处理争议性较大的案件时,应多寻找突破口,避免孤注一掷。                                            

相关新闻: